<pre id="njf5j"></pre>

<sub id="njf5j"><var id="njf5j"><ins id="njf5j"></ins></var></sub>

<sub id="njf5j"><dfn id="njf5j"></dfn></sub>
<address id="njf5j"><dfn id="njf5j"><mark id="njf5j"></mark></dfn></address><address id="njf5j"></address>

<sub id="njf5j"><dfn id="njf5j"><mark id="njf5j"></mark></dfn></sub>

<address id="njf5j"><dfn id="njf5j"></dfn></address>

          <sub id="njf5j"></sub>

        <thead id="njf5j"><dfn id="njf5j"><output id="njf5j"></output></dfn></thead>

        <address id="njf5j"><dfn id="njf5j"></dfn></address>

          <address id="njf5j"><var id="njf5j"><ins id="njf5j"></ins></var></address>
            <thead id="njf5j"></thead>

          沈建光:展望2021 中國能否躍升世界第一大零售國?

          觀點地產網 ?

          2020-12-17 00:57

        1. 疫情影響之下,為何受疫情沖擊更為嚴重的美國消費市場恢復更快?中美消費走勢將會如何?展望2021,中國消費市場能否扭轉局面,躍升為世界第一大零售國?

          沈建光 近年來,隨著中國零售市場的快速增長,圍繞中國即將超過美國,成為全球最大零售市場的討論屢見報端。2018年是兩國零售市場規模最接近的一次,當年中國零售市場達到38萬億,折換成美元計價的可比口徑,相當于美國零售市場規模的95%。而同期中國社零增速高達9%,是美國零售增速的兩倍還多,照此趨勢,中國超過美國成為世界第一大零售國指日可待。

          然而,由于匯率波動與新冠疫情等外部因素,近兩年中美零售市場規模差距不降反升。具體來說,2019年中國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首次突破40萬億人民幣,但受中美貿易摩擦下人民幣貶值的影響,當年中國社零全年增長雖然達到8%,但換算成美元只增長2.4%,不及美國3.5%的增速,以美元計價的中美零售市場規模差距從2018年的2914億美元增至3069億美元。

          2020年,受新冠疫情黑天鵝事件影響,中美消費增速均受到顯著沖擊。截止前10個月,中國社零總額同比下降5.8%,同期美國零售為零增長,以美元計價的兩國零售市場規模差距增至5772億美元。當然,伴隨著國內消費市場回暖,中國零售反彈明顯,10月以來,單月中國零售規模增長已超過美國,但考慮到前三季度消費疲軟,2020年中國零售市場規模仍不及美國。

          那么,疫情影響之下,為何受疫情沖擊更為嚴重的美國消費市場恢復更快?中美消費走勢將會如何?展望2021,中國消費市場能否扭轉局面,躍升為世界第一大零售國?

          中美疫后消費差異化復蘇的原因

          受新冠疫情影響,2020年中美居民消費出現顯著下滑。例如,在疫情最嚴重的階段,中國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增速下降-20.5%,創有記錄以來的新低;在美國疫情大暴發的4月,美國零售增速下滑亦達到-19.5%。然而,由于中美兩國在應對疫情方面采取的財政、貨幣政策有所區別,居民消費復蘇路徑存在差異。

          具體來看,財政上,美國政府推出了大規模的轉移支付,包括向居民發放一次性補助,額外增加每周600美元的失業補助,以及擴大稅收抵扣范圍,結果是居民可支配收入從2月的1.4萬億美元大幅升至4月的1.6萬億美元。大規模轉移支付保護了居民“損益表”,支持美國居民消費。

          相對而言,中國積極財政則更多從企業端發力,如對中小企業減稅降費、提供專項貸款財政貼息、發放定向補助等。5月“兩會”宣布發行1萬億抗疫特別國債,提高新增專項債額度,將預算赤字率提升至3.6%以上,新增資金主要用于地方政府“兩新一重”和抗疫相關支出。在此背景下,復工復產先行,隨著二季度以來國內經濟反彈,工業生產迅速恢復至疫情之前的水平。而得益于企業經營活動修復,就業基本面穩定,收入預期好轉,8月國內社會消費品零售增速轉正,10月擴張至4.3%,已有明顯提速跡象。

          而在貨幣政策方面,為應對疫情沖擊,美國采取超級寬松貨幣政策,包括聯邦基金目標利率下調150BP并以此帶動長端利率下行,無限量大規模資產購買計劃以釋放基礎貨幣等。在此背景下,美國住房抵押貸款利率迅速下行,美國房市量價齊升,三季度新屋和成屋銷售同比分別增長39.4%和13.3%,美國標準普爾/CS美國房價指數創下新高。利率大幅下行降低了住房和耐用品的信貸成本,9月美國耐用品消費同比增長14.8%,是美國零售提振的主要貢獻,其中機動車輛及其零部件、家具和家用設備、娛樂商品和車輛等是主要支持,而美國石油相關商品、各類服務消費仍然低迷。

          與之對比,疫后中國貨幣政策則以托底經濟為主,為避免資金空轉與抑制房地產泡沫,并沒有大規模放松。2月以來,代表中短期的關鍵利率,如7天逆回購利率、1年期MLF利率均僅下降30BP,降幅有限。而隨著疫情控制取得成效,5月以來中國貨幣政策有邊際收緊跡象,帶動長端利率持續上行。與此同時,中國嚴格執行“房住不炒”政策,房貸利率下降有限、央行嚴控房地產企業杠桿,房地產市場基本穩定。從社零分項來看,10月家具、家電、裝潢材料消費增速分別為1.7%、2.3%和4.2%,房地產相關消費整體低迷。

          中國距第一大零售國還有多遠?

          展望后市,消費對兩國經濟復蘇可持續性甚為關鍵。從美國來看,消費強勁態勢能否持續還需要受到如下因素左右:一是美國疫情控制情況。10月以來,美國遭遇第三波疫情,日新增確診平均達到春季第一波疫情高峰時的2.5倍。進入12月份后,美國僅僅5天就新增了超過100萬確診病例。疫情居高不下,或將壓抑高線下接觸、低附加值服務業的復蘇,對線上化程度較高行業沖擊較小;二是財政刺激的邊際效用遞減。下半年來,美國個人收入中來自于政府失業保險的收入逐月回落,10月回落至255億美元,是6月救助最高峰時期的五分之一。在疫情未得到明顯控制下,財政力度也將直接影響未來消費。

          相比之下,近來國內消費加速復蘇,這得益于疫后企業生產與經濟活動恢復、就業與收入預期穩定的背景下出現的消費內驅動力增強,或為未來更加穩健的復蘇蓄勢。例如,三季度全國人均可支配收入同比反彈至6.9%,環比回升2.4個百分點。城鎮調查失業率10月降至5.3%,已接近2019年疫情前的水平。同時,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,9月消費信心指數中的消費意愿分項出現大幅反彈。

          此外,中國成為全球第一大零售國的期待,或將在2021年實現。根據估算,2021年以美元衡量的中國零售規模如要追上美國,需要比美國多增6.8個百分點左右。這一增速看似艱巨,其實不難達到。一方面,受強韌性恢復和2020年低基數因素的影響,2021年以人民幣計價的社零總額有望拉開美國3個百分點以上。另一方面,近期當前人民幣保持強勢,2020年美元兌人民幣平均匯率為6.87,明年平均匯率有望維持在6.5乃至更高水平,人民幣對美元升值在5.7%左右。綜上,筆者預期,在消費回暖與匯率因素共同影響下,2021年中國消費市場規模有望正式超過美國,躍升為世界第一大零售國。

          沈建光 京東數科首席經濟學家、研究院院長 觀點地產新媒體專欄作者

          撰文:沈建光    

          審校:勞蓉蓉



          相關話題討論



          你可能感興趣的話題
        2. 在线aav片线 - 视频 - 在线观看 - 影视资讯 - 品尚网